IsabelK

Felis amat pisces, sed non vult tingere plantas.

【柚天】最佳僚机

*蒸煮太甜 官逼同人
*懒惰如我居然又更了一篇x 向官方势力低头
*双向暗恋
*将从韩国商演开始所有能是糖的东西串在了一起,直到加拿大训练。
*再来炫耀一下自己的头像 为@Kiyo⁰ 打爆电话

终于又一次回到了四月的仙台,羽生结弦可以说是喜忧参半,白天要游行还要参加发布会,一遍遍挥着大金饼感谢各位亲朋好友对自己的支持,虽然是发自内心的感动高兴,时间久了笑容难免僵硬。

每天都到日暮才回到家中,搓了搓完全僵掉的脸,悄咪咪的打开了私人的推特和ins账号。结果刚刚缓和的笑容又一次凝固在脸上,最新刷出来的动态全是金博洋和韩国的Jinseo的友好互动,两人依偎在一起的照片时刻敲打着羽生结弦脆弱的神经,握手机的力道之大足以捏出几道裂纹。

“真是,博洋从来都没有坐在我的腿上过”羽生结弦恨恨的想着,自己不是他偶像吗,为什么不在偶像面前积极一点。

羽生大佬,你确定一般迷弟敢随便坐偶像腿上吗?

怀抱着眼不见为净的念头,羽生结弦退出了蓝色的页面,点开了平日里吸博洋的天堂。

却被自己的“迷妹”捅了一刀,只见梅娃套着金博洋前几天那件好评如潮的玫瑰金外套,毫不掩饰炫耀的拍了一张特写。说实话前几天羽生结弦看到被疯转的小孩穿着那件潮到不行的外衣,心跳着实加速了一把,即使远在日本,也恨不得下一秒就飞到韩国把金博洋狠狠搂到怀里,搓揉小孩白皙光滑的脸蛋,好好进行一番“亲热交流”。羽生结弦甚至在一些比较特殊的梦里,见到金博洋只套着那件外套,面对着自己跨坐在自己大腿上,然后………

然后发生的事情需要在大人陪同下进行观看。

羽生结弦再怎么神话,遇到自己的暗恋对象也只会变成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孩子。

泄气一般的把手机丢到枕头旁,整个人埋在噗桑怀里,啊要是能埋在博洋的胸前就好了,羽生结弦这样想着,如果能枕在他肚子上就更好了,软软绵绵的带有博洋君甜蜜的气息。

歪?是妖妖零吗?这里有人图谋不轨

像是计算好的一样,梅娃“关切”的问候就在羽生结弦抱着噗桑在床上打滚的时候发了过来。

“How's my selfie?”啊,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羽生结弦重重的敲击着屏幕,可怜的屏幕仿佛下一秒就能裂开
“Why you wear Boyang’s hoodie”
简单明了的语句,平时一向强迫症的羽生结弦难得的连符号没有打上就发送了过去,如果怒气能实体化,那么现在梅娃的手机早已被怨气凝成的黑气包裹的严严实实了。

“Relax, you know I’m your wingman(僚机)”
许是察觉到羽生结弦的醋坛子已经翻了,梅娃没有再去逗他,前几年在机缘巧合之下,羽生结弦最隐蔽的秘密被梅娃发现了以后,梅娃就主动变成了羽生结弦的僚机,每次试探完金博洋之后总会特别积极的把聊天中刺探到“有用的情报”塞给羽生结弦。表面上羽生结弦万分不屑声称自己可以靠人格魅力征服金博洋的心,私底下却早已将那些情报反复阅读,烂熟于心,就差做笔记坚持每天复习了。

“Stay away from him”

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梅娃只觉后颈一凉,果然羽生结弦是抖s这件事情不是空穴来风的吗?

“I’ll take care of him for you”
想了想,机智万分的梅娃又补了一句
”and keep far away from him”

戈米沙这时候滑到了梅娃的旁边,好巧不巧,捕捉到手机上“Yuzuru Hanyu”几个极具标志性的词,不由大惊失色,羽生结弦这个网络社交障碍患者居然会和梅娃用社交软件私底下交流吗?而且看梅娃颇为熟练打字速度飞快的样子,仿佛他们这样交流已然是一种习惯。心中有了答案的戈米沙迅速滑到金博洋身边,摆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天天,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金博洋还在刷自己的超话,头都没有抬“不把话说清楚你以后就只有忧郁的日子”

“你失恋了。”

金博洋愣了一下,接着一脸懵逼的抬起头,“我本人都不知道这回事,你是不是昨晚当预言家太沉迷角色了啊。”

戈米沙高深莫测的瞥了他一眼,”梅娃刚刚在和羽生结弦聊天,用手机。”

金博洋还在刷新的手卡了几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有一个世纪那样漫长,金博洋终于消化了戈米沙话语间的信息量,“那……所以呢?”

戈米沙恨铁不成钢的搂住金博洋,凑在他耳边压低声说道“你想啊,羽生结弦的私人社交账户有多少人知道?我敢说即使是冰滑选手都没有几个有他账户,梅娃有他的账号这已经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非同一般,看她熟练的样子,说明她频繁和羽生联系,那你说他们之间是不是有点什么。”

金博洋恍然大悟,长长的“哦”了一声,戈米沙一脸期待的等着夸奖。

“我这里有口香糖,你中午是不是吃大蒜了?下次吃完大蒜别凑的这么近”说着金博洋从口袋里掏出绿箭。戈米沙气的猛拍了一下金博洋被很多人觊觎的翘臀,扭头滑离现场。

看着戈米沙傲娇的背影,金博洋嘴角满不在乎的微笑也一点点淡去,刷微博的兴趣突然就这么消失不见了,他退出了微博,不知是何滋味的盯着锁屏上笑着搂在一起的两人,心里一会因为回忆而甜丝丝的,一会又因为戈米沙打探到的“敌情”有些苦闷。

我还以为自己才是那个追星的正确示范,金博洋闷闷的想着,来回拨弄着屏幕页面,手机上的羽生结弦笑的一脸灿烂,结果和别人聊的那么开心,你都没有主动告诉我社交账户,金博洋气鼓鼓的嘟起了腮帮。下一秒又泄了气,他是真的很喜欢梅娃吧,那个女孩子不得不说当真是我见犹怜,喜欢也是情理之中。

骗子,明明昨晚在我梦里还亲了我一下来着,现在转头就和别人腻腻歪歪。金博洋戳了戳屏幕上羽生结弦的鼻子,也对,羽生结弦喜欢自己这种事情也只能出现在梦里了。金博洋自暴自弃的缩在挡板那里,以前经常和聪哥他们吐槽电视剧或者小说里那些动不动就吃醋的情节,于小雨那些女孩子坚持这展现了“爱情里的甜蜜和黏糊”,只有金博洋小朋友觉得这是一件很矫情的事情。

结果喜欢上羽生结弦的金博洋也变得和他口中一样“矫情”了起来,当真是色令智昏。

“Hey,你怎么蹲在这里啊,我刚刚没有找到你。”一个帅气的刹车,冰渣子险些溅到金博洋身上,周知方就像是金博洋的英雄,踩着筋斗云,风风火火的出现在了金博洋的面前。

金博洋眼前一亮,扑到周知方的身上,“走走走,我带你玩个好玩的。” 仿佛如此,便能把烦恼的事情都抛于脑后。

这边金博洋为了丢掉苦闷,推着周知方转圈圈,还晒到微博炫耀自己的“新节目”,那边羽生结弦接住了金博洋丢掉的烦恼,没精打采的趴在噗桑身上,一遍遍刷着推特上转载的金博洋微博。

暗恋有的时候就是那么奇怪,强烈的不为人知的占有欲一遍遍叫嚣着去宣誓主权,却因为只是暗恋的胆怯躲在暗处紧盯着“潜在情敌”,情绪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忽上忽下,时而因为两人的窃窃私语而泛着无尽的酸意,时而又因为两人不经意间透出的距离感而暗自窃喜。有的时候大脑每一处细胞都在呐喊着不要继续看下去,干脆转过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一遍遍告诉自己那都是自己的过度揣测,内心深处又不肯放弃,任凭一切将自己刺的鲜血淋漓,也要盯着那两人一遍遍祈祷着远一点,再远一点,不肯错过相处的每一个细节,揣测着暗恋对象每一个细微动作透露出的态度。

怪我当年天真的以为美国那位对天天完全没有意思,是我大意了。

在不知道多少遍回放了视频后,羽生结弦凝重的打开了ins,勒令梅娃把与周知方有关的资料悉数发给他,那阵仗仿佛下一秒羽生结弦就要自曝自己其实是CIA的间谍。

“You should find someone teach your Chinese”这是对于羽生结弦痴汉属性忍无可忍的梅娃,她利落的丢了一串数字过去,这是周知方的Whatsapp账户,你自己看着办吧,她明明白白的表达了这个含义。

或许我应该从交流上先拉进距离,羽生结弦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Hey, I’m Yuzuru, Can you do me a favor?”
彼时周知方在场下猛灌矿泉水,一只手灵活的叩击着屏幕“Sure”

“Teach me Chinese”
“噗”一口水喷到了地上,周知方用力的咳嗽了起来。
“I only know a few words”为什么大家都觉得华裔一定会精通中文呢,周知方无可避免的想到了这几天和他厮混在一起的金博洋,摇了摇头,果然什么偶像就有什么迷弟。

“Just tell me how to show my kindness and like”
like可以当作名词吧?羽生结弦按下发送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可是怎么感觉没有见过这种用法。

没有让羽生结弦等多久,周知方发了几条语音过来,还把句子按等级分类。羽生结弦在道谢了之后充分展现出早稻田学霸的能力,将句子和情景背的滚瓜烂熟。

只是他忽略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东西文化的差异。

周知方披着东方人的脸,骨子里却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而他教的句子,也都很具有喜欢打直球热情四溢的美式特色。

两三周以后,羽生结弦就在蟋蟀俱乐部见到了金博洋,好不容易有了长时间相处的机会,一定要拉进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羽生结弦暗自握拳给自己打气。

“Hi,Yuzuru,long time no see”金博洋有点紧张的朝羽生结弦招了招手。
羽生结弦回忆了一下周知方教的在长时间未见面的情况下如何打招呼使对方感受到自己的亲近,自信满满的盯着金博洋,试图用自己最温柔的嗓音说道“这段时间我特别想你”

金博洋愣住了,偶像突然冒出标准普通话还参杂着北京腔已经够玄乎的了,而且还是这么暧昧不清的话,一股甜丝丝混着心跳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也……很想你”嘴上这么说着,却忍不住脸红着到处乱瞟,这么直接的话语他天总可是第一次说。

感受到面前小孩的开心和莫名的害羞,羽生结弦受到了鼓励,他搜索了一下脑海里周知方教导的如何展示自己的亲近和对朋友的好感,乘胜追击道“我很喜欢博洋,看到博洋就特别开心。”

金博洋被突入其来的告白震的晕头转向,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的瞅着羽生结弦“真的?”猝不及防的告白让金博洋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飘忽不定。羽生结弦用力的点了点头,在心里默默给周知方一个赞。果然学习了中文,能与天天方便沟通以后,关系好像有了质的飞跃。

“我也……喜欢你”金博洋将红扑扑的脸埋到羽生结弦胸前,说出了那句特地学会,无数次在唇齿间打转却最终被吞咽的话语。

“すきだよ(喜欢你)”

羽生结弦猛的睁大了双眼,原来语言的魅力如此之大吗?只是说了几句中文就惹的暗恋对象向自己告白了,美滋滋的羽生结弦用力搂住金博洋“Now you're my boyfriend”

心里给梅娃和周知方无数个赞,下次见面一定要给他们搬一个“最佳僚机奖”

奖励就是自己亲手做的生鸡蛋拌饭好了。

THE END

两人在不自知的情况下终于传达了自己的心意

“Nathan,你不是告诉我中文的‘见到你很高兴’是‘其实我很喜欢你’吗?”

“对啊,怎么了?”

“那为什么羽生他和博洋说完以后,说博洋激动的向他告白了?”

”ummmmm可能对于特别含蓄的东方文化来说,这句话暗示了喜欢的意思吧”

“是这样吗?那我岂不是算成功的僚机了?”

Ps:日语那句我用有道瞎翻的
这篇真的是瓶颈期修修改改卡了半天的产物
怕不是发出去就要掉粉orz

评论(36)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