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belK

【德哈】The Boy in the Grandets

分级:PG-13

HE中长篇

破产少爷德*葛朗台家(?)的哈利

人物大概有OOC

不存在对任何角色的偏见和恶意抹黑以及洗白

部分内容摘自《Eugénie Grandet 》

因为不了解十九世纪的法国,含有大量bug和私设


La plus belle couleur au monde est celle qui vous va bien.-Coco Chanel

----------------------------------

0. Location:索缪城

   老城区像样的旧宅都坐落在街道高处,原先这都是些当地头面人物的公馆。我们要讲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样一所凄凉的旧宅中,这些房屋在法兰西淳朴民风日益衰弱的今天,只成了世道人心朴实的旧时的遗物。顺着这条古色古香的曲折街道一路走去,连最不足挂齿的小东西都能唤起你思古的幽情,整个气氛使你不得不浮想联翩。你会发现有一处拐角相当阴暗,波特先生的公馆的大门就龟缩在这凹处的中间。  

    倘若不和你说说波特家的背景,接下来的故事你大概就无法清楚的理解。或许我们应该先从十几年前的那场意外说起,波特夫妇因为一场马车车祸而身亡,仅仅留下一个孤苦无依的婴儿,也就是这个故事的核心人物-哈利波特。哈利在那次意外中侥幸幸存,只是额头上烙下了一道无法消除的疤痕,所以索缪城的居民们私底下也称呼这个婴儿为“大难不死的男孩”。“大难不死的男孩”的家族却没有如同这个称呼一般繁荣,事实上当波特夫妇去世以后,监护人的责任甚至于落在了女方那一脉。德思礼先生不得不承担起抚养哈利的责任,别看表面上德思礼一家摊上了霉运,而然对于德思礼一家来说,其实这还要算作甜蜜的负担。正是借着这个契机,德思礼一家名正言顺的搬到了波特家的公馆,同时监管起哈利波特的财产,虽然他们无法挪用一分,但是根据律法[1]在哈利22岁之前财产都必须交由德思礼先生打理。

  


说起德思礼先生,事实上

他在索缪城里颇有威望,凡在内地只住过几天或者根本没有住过的人难以弄清这种威望的前因后果。当地还有人叫他德思礼老爹,不过这么称呼他的人大多年事已高,人数日益减少。他在一七八九年的时候,是位相当有实力的箍桶匠,能读能写,善于算账。共和政府在索缪地区拍卖教会产业的那个年月,箍桶匠才四十上下,同一位富裕的板材商老板的女儿结婚不久。德思礼把手头上现款再加上妻子的陪嫁,凑成一笔两千金路易的资本,携款直奔县政府;他用岳父给的二百枚面值加倍的金路易,从监卖国有地产的凶狠的共和政府官员手中,廉价买到区里最好的几片葡萄园,一座修道院和几块按收成交租的分种地。这种便宜交易尽管不公道,却是合法的。索缪城的居民本来就没有什么革命思想,他们把德思礼先生看作敢作敢为的共和党,热衷于新潮流的爱国派。其实箍桶匠只看中葡萄园。他被任命为索缪地区行政机构的委员。他的息事宁人的处世态度对当地的政治和商业都产生过明显的影响。政治上他包庇贵族,千方百计阻挠当局拍卖流亡贵族的产业;商业上他承包供应共和军一、两千桶白葡萄酒,共和政府把原来打算留作最后一批拍卖的地产,几片属于一家女修道院的肥沃的草场,划到他的名下,算是付给他的酒钱。到拿破仑的执政府上台之时,好好先生德思礼被委任为市长;他治理有方,葡萄园的收成更好上加好。拿破仑称帝之后,德思礼成了无职无权的白丁先生。皇帝不喜欢共和党,有“红帽子”嫌疑的德思礼先生的职务于是被一位有贵族头衔的大地主接替;那人后来在第二帝国时期被晋封为男爵。丢掉官职,德思礼先生并不惋惜。他当政时已经为民造福,修了好几条高质量的公路,从城里直达他在乡下的产业。他的产业在丈量登记时占了很大的便宜,只需缴纳微薄的税金。他在各处的庄园自从官方登记上册之后,靠他持久而精心的耕作,都成了享誉一方的“尖子”,这一术语专指那些能生产极品佳酿的葡萄园。为此,他简直有资格申请荣誉团的勋章。


在德思礼先生五十多岁的时候,他和他妻子的爱情结晶,独一无二的宝贝儿子达力才刚成年,他迫不及待的离开了父母向巴黎前进。也幸亏达力的离开,此时的哈利才得以从被欺凌稍微缓解了一些。如果问为什么哈利没有将德思礼一家扫地出门,一来律法不允许他这么做,二来哈利才十来岁,如果强求这么稚气的孩子做出成人才会采取的行为委实有些强人所难。而且狡猾的德思礼夫妇在其他人的建议下逐渐也不会过于苛责哈利,使得哈利不至于动同归于尽的念头。

    “想想吧,他长大以后万一报复你们怎么办?如果你们现在对他好点,不求他以后赡养你们,起码总有一些潜在的好处”德思礼先生已经记不起是谁的话语,但显然他听了进去,在这些考量下,他不得不稍稍对哈利好一些,同时每次的特意他都重申好几遍,生怕哈利看不出他是在照顾他。

   

    许是上帝看透了德思礼一家险恶的用心,这一年的哈利继承了三笔财产,确切的说是两笔和佩妮的财产继承权。先是哈利的教父布莱克的,然后是教父的丈夫卢平先生的-可怜的一对,当地人忍不住叹息。至于对于佩妮姨妈的继承权完全是因为哈利的表兄达力在巴黎惹事和人决斗意外身亡,得知消息的德思礼夫妇哭嚎了好几天,整个波特公馆都笼罩着惨淡的气息。之后佩妮因为受到宝贝儿子身亡的刺激坚定的成为了天主教徒,性格大变,德思礼先生在发现子辈仅剩哈利一个继承人以后也不得不开始接受哈利-虽然这对他很困难。达力身亡以后,翻一翻继承法案和族谱,哈利作为佩妮的侄子理所当然的继承了佩妮的财产,也就是说在佩妮去世以后将由哈利与德思礼先生分别继承财产。布莱克和卢平的遗产究竟有多少,谁也不知道。两人都是他们那个地区有名的富人,虽然富有但是生活相当朴素;有人私底下估计哈利至少继承了两三百万法郎,于是愈发有人巴结德思礼先生,毕竟现在德思礼一家是哈利的监护人,对哈利有着无法抹灭的巨大影响。觉得自己有长远目光的人知道哈利极有可能在德思礼先生与夫人的要求下迎娶一位德思礼看好的女孩,这年头哪个人不是听从监护人意见的,如果不想让自己的财产损失惨重的话。甚至有人为了讨好德思礼先生将他称呼为新贵,德思礼先生很受用,只是嘴上从来不表现出来。

   城里有资格出入公馆的人寥寥无几,前三位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从中国移居到索缪城的张一家,张先生有着非凡的经商头脑,和德思礼先生多有业务往来,家里的积蓄也不容小觑。现在张先生已经四十多岁了,有两三处地产,年收入八千法郎。不少年轻人想要攀一门亲事,而然张先生的目标显然更加宏远,这一点从他经常借口公事带着女儿秋拜访波特公馆就不难看出,而然世事并不顺利,韦斯莱一家总是能恰到好处的破坏张先生的计划。韦斯莱家有一个小女儿,和沉稳的中国女孩秋不同,这个名叫金妮的女孩更加活泼主动。而她的几个哥哥都十分争气,在各个行业都小有名头;为了实现小妹妹嫁给哈利的愿望,几个哥哥总是不有余力的暗地里助攻。其中罗恩 韦斯莱,作为幺子同时能力远不及兄长的哥哥,却是最能帮到金妮的人。因为他和哈利是几乎可以穿一条裤衩的兄弟,甚至睡过一张床;金妮为此还嫉妒了很久,而哈利和金妮的关系比与秋的关系稍近多半也还是罗恩的功劳。金妮是索缪城中第二可能和哈利终成眷属的女孩,而第一则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格兰杰家的小姐-赫敏格兰杰,被认为是第一有可能的原因无非以下:德思礼先生的野心比较大,人们觉得他看不上其余两家,不管怎么说格兰杰好歹有子爵的名份,格兰杰先生一年也有七千法郎的稳定收入;同时格兰杰小姐饱读诗书,几乎无所不知,聪明过人,许多人坚信她懂得如何在进退中让哈利坠入爱河。


      城里不乏有好事者开了赌局,来赌最后的赢家是谁,现在仍旧是难分难舍的局面。只是如果这些人当时知道最后的那个名字跳出了这个赌局,或许当时就不会押那么多的资金在这上面,指望着借机发一笔,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

TBC

[1]律法是我瞎编的,当时应该没有这么扯的律法

黑体加粗字摘自《Eugénie Grandet 》

每次写到最后都在鬼扯

关于继承权啥的不要管,政治课学到的一定是假的

文章充斥着小学生文笔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