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belK

Felis amat pisces, sed non vult tingere plantas.

【柚天】妒

*羽生结弦x金博洋
*rps 圈地自萌 一切与真人无关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含有大量bug
*文风飘忽不定

1.0
佛曰,人生在世,尝尽世间七苦。生、老、病、死、怨、憎恨会、爱别离与—求不得
求不得,求而不可得。

你可曾有过 那可遇而不可得的人

2.0
“呲啦—”冰面的破裂诞生于刺耳的碎冰声中,地面那触目的丑陋裂痕就像一个干巴巴的小孩扭曲哭泣的脸。金博洋只是抬脚抖落粘在裤腿和冰刃上的冰渣,时不时瞟一眼远处嘻嘻哈哈的二人,又低头默默划拉着被自己已经磨出一个小浅坑的印记。

远处的宇野昌磨难得露出几分孩子气,有些害羞的和身旁站着的人交流着些什么。两个人的头凑的很近,金博洋可以看到那人的眉眼弯弯和扒在看台上无意识叩击桌面的手。忽然,宇野昌磨像是讲了一个聪明绝顶的笑话,充满朝气的两人都大笑了起来,金博洋可以明显的注意到那人因为笑意而有些前仰后合。

在同一片蓝天下成长,骨子里流淌着相同的血液,果然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引那人露出笑颜呢。想到自己笨拙的几次连说带比划,金博洋悻悻的咬了咬下嘴唇,真的好想取代那个在他身边的人啊。
说起来,因为他自己无缘拿到本来可属于自己的荣誉,也因为他自己失去了站在那人身边的机会,更因为他自己现在只能一人默默的踩着冰发泄抑郁。

啊,真是讨厌呢
拥有自己没有的东西,还占据天生自己没有的优势
果然最看你不顺眼了

3.0
西班牙老将费尔南德斯也不知道何时来到了滑冰场,宇野昌磨颇为识趣的转身滑向一边热身。而将一切收入眼底的金博洋的只是侧身,手臂撑在看台上,稍稍用劲便坐到了看台上,腿悠哉的悬空挂着,将一切都置于目光可及之处。如果说那人刚刚是作为前辈给予适当的关怀给后辈的宇野昌磨,那么现在晃着费尔南德斯胳膊的他则是作为一个年轻后辈对同门师兄耍小性子,他放心将自己不同的一面展现给费尔南德斯。“呵”金博洋的嘴里哈出一团白雾,又迅速冷却消失在空气中,悄无声息;就像金博洋那泛着苦意的初恋无声无息,即使来临也不会惊扰到他人。

金博洋忍不住碎碎念,费尔南德斯也和自己一般无法流畅的与那人交流,自己与他却被截然不同的对待;在同门师兄面前那人总是无条件的信任将自己的为数不多的瑕疵暴露出来。而与自己也只不过是点头之交罢了,金博洋在心里朝自己嗤笑一声,不然两人还能如何,说起来对方已经表现出一个温柔体贴的前辈所能展现的一切了。

只不过这些,都不是自己想要的而已。

冰面上的二人不知何时手拉着手转起了圈,整个冰场上空弥漫着快活的气息和那人欢快的笑声,仿佛细细麻麻的衣针扎在金博洋那颗饱含心事的心脏上。

4.0
所谓《关雎》,取自《诗经》开篇系列《国风·周南》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碾转反侧”
所绘之事,莫不过求而不得。
而世间茫茫众人,大都有着这样那样的求而不可得。

谓世间一切事物,心所爱乐者,求之而不能得【1】
这种事情,还是太沉重了啊。金博洋索性直接往后倒在了看台上,微微眯眼避开过于明亮刺眼的灯光。

这种事……让我如何求而可得?

5.0
天主教义中,七罪宗是罪孽深重的人类阴暗的一面。
艾文略一世将七罪宗排序为: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色/欲与暴食。

嫉妒,是恶魔利维坦的化身。
而羽生结弦此时此刻觉得,那只恶魔正悬浮在自己头顶,笑容满面的注视这个所谓的“冰上仙”渐渐被自己侵蚀。滑冰场的另一端是遥遥不及的金博洋正在和另一位似乎叫金扬的选手打打闹闹的,羽生结弦的嘴不自然的抿成一条直线—这是他心情不好时下意识的小动作。只见金扬试图搂着金博洋,而那人满脸无奈的任金扬尝试将自己托举。羽生结弦一直坚信,金博洋即使是众所周知的羽生小粉丝,他对自己的感情也不似自己对他那般难以言喻和不可说。或者对于他来说,自己只是一个激励着自己的优秀前辈,而他身边的人才是真正意义上见证了他的蜕变一直守护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的至亲。

啊,一想到这里,总是妒忌的要死,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啃噬着自己的内心。羽生结弦的索性别过头,无精打采的趴在看台上,身后嬉闹声却阴魂不散的缠绕着自己,似乎时刻提醒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天天在和别人厮混。羽生结弦自觉此刻他没有办法拆散他们二人,恨恨的放弃了今天的练习,打算暂且离开。走到了门口,实在是忍不住转头想要最后再看一眼小朋友,只见金博洋被抛起,勉强转了一圈一屁股坐到了地面上,脸上却依旧笑嘻嘻的。
傻小孩,羽生结弦心里轻哼一声,以后被人卖了说不定还会替别人数钱。
重重的摔上门,自己也是个傻子,还期望他能注意到自己离开的打算来挽留自己。

看啊,你以为你算什么吗?
什么都不算

6.0
羽生结弦盘腿坐在酒店的床上,一脸阴沉的用几乎要捏碎遥控器的力道切换频道,他已经把戈米沙给金博洋化妆的采访看了不下至少十遍。而然一遍更比一遍让自己心灰意冷,他想从中看出点什么,告诉自己是自己想太多了,金博洋没有和戈米沙熟悉。然而一遍遍只是把他往更深的深渊推,他在意着金博洋的每一个眼神,每一次挑眉和每一个笑容。

但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完全的属于自己。
有些属于他的粉丝,有些给他自己,还有一些给戈米沙
真是让人抬不起头高兴的一天啊,羽生君。

他也渴望着,拂过那依旧略显年轻的面庞,勾勒出那人的一颦一笑,轻轻吻过他盛满星星的眼眸。

只是稍稍忆起早上的摔门而去,妒火仿佛要将羽生结弦燃烧殆尽。可悲的是自己并没有立场去说些什么,若不是自己实属一厢情愿,一定会将金博洋牢牢拴在自己身旁,任凭谁来都不能靠近他一步。

这无边的暗恋,就像夏日里蝉鸣声中的树荫那般隐隐绰绰。可望而不可得,可见而不可近。
短短的几日接触,是从时间之神那里偷来的半生浮梦。
是不可追思的苦楚和不经意间碰触的心跳

露痕濡兮空蝉翅,
身隐树间人不知,
忍声吞泣兮袪有泪。【2】

博洋君,在你的世界里,可曾……
可曾如我这般小心翼翼过。

7.0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羽生结弦有一部小智能手机,他一般只是缩在自己的房间里使用,因为解开密码就会发现手机里装的都是各种各种的金博洋。手机里寥寥数个app,不仅有推特,instagram 一应俱全。稀奇的是还有中国的微博和微信,可惜金博洋没有一次跑来要过他的社交账号,有的时候羽生结弦暗骂都是媒体坏了自己的小算盘,却又会常常担心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人家金博洋说不定压根就没有这个意向。
他简直离不开这个手机,里面不仅存了几百张金博洋各式的照片,还有无数采访和表演视频。这占据了他休闲时间的很大一部分,羽生结弦甚至还有一个微博小号暗中窥视着一切,顺便暗中排除潜在的竞争对手或者勘查哪些人对他的小熊维尼图谋不轨。
有的时候他也能看到一些让他妒火中烧的采访,那个时候他会郁闷的几天不上微博,这也是他在队里被悄悄传“阴晴不定”的原因。

8.0
金博洋有一个小册子,同队的人都认为那是他的日记本,出于对隐私的尊重,即使天天互相伤害,互相坑陷;大家也没有想过去刻意偷看什么的,也因为这样一群好队友,金博洋庆幸自己的秘密到现在都没有暴露。

那本小册子本质上来说和日记完全不同,除去一小部分生活上的琐事,其他大篇幅的都是和羽生结弦相关的小道消息或者记录。如果非要给这个小册子安一个名字的话,“羽生结弦的观察日记”怕是再合适不过了。

中间还有一份小名单,涂涂改改之后只能看出是一串熟悉的名字,金博洋认为自己哪怕被打死,哦不,哪怕必须去告白,他都不会承认这个名单是他觉得一些对羽生有“想法“或者是与羽生结弦过分亲近的人。简单来说,这是金博洋的黑名单,进了这个名单……金博洋也不会把你怎么样。
他深觉如果被隋文静等唯恐天下不乱之人发觉自己在做这档子事,要被嘲笑怂一辈子。
天总遇到自己的偶像就会变成当年那个怯生生的小孩子呀,无关岁月。


9.0
戈米沙最近有一种感觉,自己被羽生结弦疏远了,但自己也没有皮过啊,怎么这就翻车了呢?百思不得其解的他找到了金博洋,想着让他帮忙好好分析一下情况,结果最后金博洋也莫名其妙的疏远了他,真是令人抑郁。

直到很久之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近在眼前的是今晚的最后晚宴,羽生结弦和金博洋肚子里都打着小九九,就这么七拐八弯的在一起就座,脸上还硬绷着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

心里可把自己牛逼坏了

即使两人坐到了一起,是增进感情的良机,金博洋却怂且不上进的玩起了手机,完全“无视”了身边那位。

倒也不是不敢看,就是怕自己过于炙热的目光将内心的小秘密暴露在暗恋对象的面前,同时也无奈于语言的不通不想在偶像面前丢这个人。虽然偶像本人也是地地道道的日式英语,但还是很可爱的呀,想到这里金博洋抿嘴笑了起来。
I feel happy now

10.0
羽生结弦今晚很不开心,明天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身边的小孩子还在全神贯注的摆弄他的手机,就算只作为粉丝,偶像在旁边就这么无动于衷吗?羽生结弦觉得自己怕不是有一个假粉。

突然金博洋把手机往桌上一放,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座位,只留给羽生结弦一个潇洒的背影。羽生结弦莫名有了一种无边落叶萧萧下的凄凉感,自己一定是有个假粉,而且这个假粉把自己拐跑了就不管。

“天天我和你说,你喜欢羽生结弦这件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我们又不瞎,都是一起训练的,心里还没点数吗?”

“告诉你啊,李香凝还说,你看羽生结弦的时候眼里有星星”

“好歹被叫天总,马上最后一天了还怂什么,不行就跑”

金博洋的手机弹出一条条信息,震的这桌的人都侧目而视,羽生结弦也偷偷瞟了几眼,发现都是同一个人发来的消息。心里不禁有些苦涩,还有一种酸溜溜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原来刚刚金博洋抱着手机不放都是为了和这人聊天。不知是什么目的驱使着他偷偷拍了一张金博洋还在不断接收消息的手机,起身去找早已自觉被冷落的戈米沙。

“你到底说不说?”昏暗的灯光并不能掩盖住羽生结弦那温润如玉的脸庞,可惜一同靠在走廊上的戈米沙不会被这看似“人畜无害”的脸蛋迷惑了双眼,“羽生君,这要是被知道了天天他还不杀了我?”
不是他不乐意,实在是照片里的信息量大了点。
“哦?”羽生结弦凑近戈米沙,在他耳旁低声道“那我现在就去找博洋,告诉他你拍了这张照片给我,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请他帮我翻译一下。”

戈米沙几乎要给面前可怕的腹黑男跪下了“前辈……不带你这么坑人的啊” 羽生结弦“和蔼可亲”的拍了拍哭丧着一张脸的戈米沙的肩膀“放心,我能卖你吗?”

难道不会吗?戈米沙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现在已经要卖了好吗?
不过看在他这么在意的份上……说不定他抱有和天天一样的感情呢,若是成了也是好事一桩,若是没有成……戈米沙默默打了一个寒颤,自己不至于这么英年早逝吧?
“信息主要的意思是说,既然天天一直喜欢你,让他趁着冬奥会之际赶紧把你搞到手。信息是金扬发的”戈米沙临死前还不忘拉个垫背,金扬,对不住了。

11.0
也不知道是不是分别的时候容易多想,金博洋觉得羽生结弦今天看向自己的眼神格外热烈,似乎要把自己烧出一个洞来,他揉了揉眼睛,怕不是最后一天自己都产生幻觉了。

“博洋桑,要不要来一张自拍”羽生结弦笑的一脸温柔,还挥了挥手中的手机。
自己在事业不那么顺以后爱情女神终于准备给自己一个机会了吗?金博洋在心里大声的呐喊,对着自己朝思夜想的偶像兼暗恋对象什么样的人才会拒绝啊。
“当……当然”

当羽生结弦搂住金博洋的那一刻,金博洋觉得自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灵魂也被这一搂仿佛跑到了阿瓦隆。指尖的温度甚至透过厚重的棉衣传到到自己身上,金博洋只能祈祷自己看起来尽可能的自然,一定不能在羽生结弦面前紧张出丑啊博洋君,金博洋在心底给自己打气道。如果忽视他比较僵硬的身体和完全不敢看向另一侧羽生结弦的话,金博洋的自我安慰还是非常有效的。

就在金博洋恋恋不舍打算与羽生结弦就此告别之时,羽生结弦喊住了他“博洋君,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金博洋忙不迭的答应了,偶像的拜托怎么可能忍心拒绝嘛。

“可以请你,当我的男朋友吗?无限期的那种”

THE END
【1】摘自网络小说
【2】摘于《伊势集》谓己如隐身山岙之蝉,私恋之情无处可诉。

这是一个文风不稳定的故事,剧情无脑且迷。
只是想写暗恋期难以说出口的嫉妒和求不得,结果渣文笔写不出来,令人难受。









评论(23)

热度(446)